手帕鼠和小布熊

夜很静,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惊醒了躺在沙发上的手帕鼠。

手帕鼠是小主人的妈妈白天做的。它被折叠起来,用手帕卷起来,使它看起来像一只老鼠。

手绢鼠一伸,就听到了“呜呜”的叫声。

谁在哭?手帕鼠好奇地想。他从沙发上跳下来,很快找到了哭泣的来源。原来是个小布熊。熊宝宝身上全是灰,看起来很尴尬。

“你是谁?”小布熊擦了擦看不见的眼泪,问道。

“我是手帕鼠。”手帕鼠说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哭?”

“我被遗忘了。”小补雄伤心地说:“前几天,小主人把我扔在地上,丢下我一个人。后来不知道被踢到谁了,就在沙发底下打滚,彻底忘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手帕鼠说:“别难过,我们一起玩吧!”

“但是,我很脏。”熊宝宝说:“我好久没洗澡了。”

“洗澡不难。”手帕鼠说:“我知道怎么洗澡。走,我带你去。”

当老鼠是手帕的时候,它经常洗澡。手帕鼠想,既然有了耳朵和尾巴,洗澡一定更有意思。

带熊宝宝去卫生间,往水池里倒满水,手绢鼠和熊宝宝一起跳进水里。小布熊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很重,手帕鼠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很重。

“帕鼠,我们会一直变得这么重吗?”小布熊着急地问:“恐怕没有人会喜欢重布熊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手绢鼠说:“以后把多余的水拧出来,然后挂在阳台上晾干,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。”

听到手帕鼠这么说,小布熊松了口气。他们一起洗啊洗啊,搓啊搓,然后抖身子。

“啊!手帕鼠,你的尾巴没了。”扔第二圈的时候,小布熊惊喜的说。

手帕鼠低头一看,尾巴真的散开了,只剩下一对老鼠耳朵。

|绒布城的绒布熊|带手帕|